Jueyi

一個不更文的廢物沒人愛,學著點。個人文總庫請搜:Jueyi

【Theseus/newt ABO】As Fullmoon Rise -3

人生第一次寫ABO 可能順便生個孩子玩玩 魔法渣寫手一個,有錯誤請鞭打 大綱:葛葛發現小雀斑轉o,而且不小心......之後每個月圓夜小雀斑就到他房間來各種....實際上這是....(不重要的推理) ------------------------------------------------------ >繁體文章港口鑰< ------------------------------------------------------ Newt插着色拉盘中的羽衣甘蓝心,并偷偷把玉米笋收进口袋内。 “Hey, 你的暑期计划如何? 我们何不再去白垩断崖找找海葵鼠(murtlap)的踪迹? 你去年不是很想要养一只当宠物?恩,还有顺道研究牠的法术抵抗功效?" 餐桌另一头的Theseus倾身靠向他,从自己盘里拨了几只玉米笋到Newt面前。小Scamander没有抬头,调整了一下坐姿,然后也把那些收进口袋里。Theseus坚信他在那小雀斑上看到笑容。 Mrs. Scamander 擦着水晶玻璃杯,对于Theseus的举动叹口气但没多说什么。水晶杯和餐具飘回厨房时,不时碰撞出清脆的声响。 “Oh, Theseus, 你知道我们伟大的小饲育家不会’pet’ 他的小朋友们。你是否觉得我们家后面的动物园还不够大? Oh, 亲爱的默林,我们真应该为此做些什么改变…..” “我知道,但Newt会保证这次会’宠物’牠而不是’繁衍’牠们。我希望。” Theseus看见Newt的双眼,朝他一眨,可想而知那小雀斑又低下了头。 他笑了笑,举起白酒的杯子向母亲一敬,却只换来一个白眼。 “No. final of the short discussion. 等我想办法弄个皮箱把Artemis的玩具屋全部塞进去再说吧。换言之,永不可能。我当初可没想到一份保母Mr Hagrid 家院子的蛋的工作可以改变我儿子的人生。喔,我希望这不是永远。” Mrs Scamander 抛出最后一支擦拭后的银汤匙,不小心碰撞了某个杯子而掉落出魔法圈。就在快落地时消失在一个灰色毛团里。Newt捡起了毛团,收进口袋里,然后袋中出现了窸窸窣窣咀嚼的声音。 Theseus举起双手放在脑后,翘高了椅脚想要构着橱柜上的薄荷糖罐。 “再说了,你弟弟今年第二性征就要分化了,我不能让你带着他随便乱跑。太危险,喔,不,不可以去。” Newt不太舒服的缩起身子。 “OH, COME ON! ” Theseus举起双呼喊。 “您担心什么呢,母亲。这二十几年来Dr. Sprout发明的初分化镇定剂不是很管用吗? 十七岁的孩子们带着,一有事身旁的正义的男孩、热心的女孩们互相帮助,不会出什么乱的。” “而且我才十六岁…..” Newt小小的声音Theseus可没漏听。Theseus敲了敲桌子 “Yah, 而且他才十六岁! 十七岁生日后才会发作。说回来,为什么明明有性别测试却被禁止,实在很奇怪。” “Theseus Scamander!你知道不可以质疑这项律条!我们是公平公正性别的人道世界,并不像Muggle社会的制度,因为小时就被测试性别而造成差别性的养成,或者造成差别性的联姻关系!喔,那是个多么令人惋惜的时代──不少的计谋、虐待、遗弃、还有──喔,可怜的灵魂们──所以,别再这么说,你会有麻烦的!” Theseus深吸口气,站起身来到母亲身边揉着她的肩膀。 “Yes mother, sorry mother. ” 他亲亲正在邓眼睛的Mrs. Scamander的面颊。看见桌子那端的Newt很沮丧的低着头,觉得小可怜让他心疼。 “母亲,何必担心。父亲跟您alpha 和beta,要有个omega的儿子那是……” Theseus 望向天花想了一下。” 最低的十六分之一的机率。 Artemis必定和我一样,成为一个优秀的alpha Auror,right?Brother?” Newt收拾了餐具。 “我…我吃饱了。” Scamander母子看着那抹悠晃上楼的背影,双双叹了口气。 “我担心我们家是不会有第二个Auror了。” Theseus拥抱母亲,但是他并不担心。虽然一家人心心念念希望聪明的Newt也能成为令人骄傲的伟大巫师,但是他懂他的小弟,也希望支持亲爱的 Artemis找到最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 “我去瞧瞧他。” Theseus从公文包里拿出那株开着珍珠般小花的紫针草放进口袋,轻声上楼,推开长廊底端的房门后看见正在脱衣服的Newt。 “ Hey, where are you going?” Newt吓一跳,看Theseus走进来,他整理好衬衫,索性不换了。 “no…where….” Theseus 轻笑,到Newt床上躺下,调整姿势,侧躺撑头看着在阅读桌上收拾东西的男孩。 “little brother, 我太懂你了。你一抬眉毛我就可以猜到你在想哪一只神奇动物。” Newt不解的扯扯嘴角,看向他一脸得意的哥哥向他挤眉弄眼。似乎也觉得有趣。 “ 真的? 那你猜我现在在想哪一只?” Newt浅浅一笑,然后眼神一瞟,看见Theseus正在松动自己的领带结。Newt暗自呼喊了一声糟糕。 “ 金探鸟。(Snidget)” Theseus说。 Theseus看着一脸错愕的小弟,愉快的大笑。 “ 喔,这不公平!是你的领带误导我了!” “ 哈,这就是诀窍!我很棒吧!” (Aha, that’s the knack! An’t I good? ) 小Scamander露牙微笑,似乎在哥哥面前才能这样轻松想些魔法生物的趣事。其他家人、同学都只觉得他是怪胎。 “你还记得吗?这是你十岁的时候我带你去看《我们骄傲的Quidditch文化历史和相关生态标本展》时买的纪念品,你坚持要我打这个领带去Auror的最终面试。而且看完展览后你还哭著说…… ” “ ‘我一定要盖一座小岛保護这些稀少可憐的动物,让这些金探鸟(Snidget)可以自在翱翔,不再受人類迫害。’ ” 他们异口同声。然后笑了。 “ 是的,我记得……我不会忘记那个约定。” (Yes, I remember…..I won’t forget about that promise.) Theseus看着比起刚才有精神的男孩,摸了摸他的头。 “ 而且你做的很棒。” (And you are doing great.) Newt低下头,似乎耳根也红了。Theseus只觉得他这个弟弟太可爱了。 “ 以我们后院的那个动物园。你说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收门票了?你这里可能有一票最了不起的收藏呢。” 男孩微笑,从窗外低望自己的玻璃屋。 “ 我…当然希望有一日,我可以让更多人认识这些美好的生物。我希望每个生物的特长能被人类了解,且尊重。是的,终有一日。但现在我还有好多想要学习,想要去走访欧洲、美洲、甚至还有神秘的东方──” Newt忘我地说着梦想,望着窗外山峦那端逐渐饱满的盈凸月。 “喔,糟了!” Theseus看着小雀斑微微吃惊的侧脸,微微一笑。他拿起Newt桌上的鹿皮医生包。那个医生包是他们外祖母留下的,现在由Newt小动物医生珍爱使用着。 “Uh, 等等、为什么拿、我的包包……” 年轻的Scamander的那抹帅气在月光下特别好看,alpha Auror 的氛围正气凛然。一瞬间Newt明确感觉自己后颈椎上的肌肤一阵炙热。Theseus解开那条许多黄色圆点(其实是很多金探鸟)的领带,随手抛在Newt的椅背上。 “因为我的小弟动一动眉毛,我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小雀斑不可置信的一笑。 “ 喔?真的?那我现在在想什么?” Theseus 上前搂住他亲爱的小弟的肩膀,闻到了那一股栀子花香。感觉Newt又绷紧了一些。 “走吧,我们的小魔法动物学家,再不走你的拜月兽(Mooncalf)们就要回家睡觉了。” 看着Newt一脸不可思议的眨着眼,Theseus微笑,嘴唇贴近他的姜色发鬓。但只是很近,没有吻下去。然后他搂着他来到窗边一起一跃而下,消影于月光之下。 TBC 这个过场真的很多。我原本只是想要炖肉汤给大家喝的….. 几个月没写文,写起来废话真多。 而且故事设定就变复杂了orz 并且,我昨日为了Theseus一句说服母亲Omega的Newt出生率是多少而做了八个小时的研究图表和自创理论(疯子!) 结果一切做完想发表时,我上网一查居然查到ABO 的xxxy四乘四交叉理论(我想撞墙) 不过让我的剧情安排有所突破 喜欢数学的或者生物专家欢迎来讨论讨论!! ABO宝宝出生率基因学 我有努力让故事有趣,我的努力,你看到了吗? 请给我一点留言感想吧,啾咪♥ Jueyi
2019-01-15

【ABO世界,寶寶出生比例表】

【ABO世界,寶寶出生比例表】 作者:Jueyi 2019.01.15 前言: 我很智障的自己花了8個小時自創這套理論。之後才發現有ABO的XXXY交叉理論。連結 但是我的這套理論是保證每個配對都可以生出6種孩子,只是按照屬性不同而有機率差異。 大家可以參考看看。 一、出生率基礎分析與積分比例 1、ABO全體基礎比例出生率: 2、與本體”屬性”相同者出生率各:+1 積分 (2積分分配) 3、與本體”性別”相同者出生率各:+1積分 (3積分分配) 小總結:個人總積分25,雙人總積分50 二、六種屬性人種的基因出生率百分比 閱讀方式: 三、計算交叉出生率 由兩者的積分加總/50 或者百分比相加除與2 舉例1:A男X B女 舉例2:A男X O男 (受孕率比舉例1來的高) 四、結論: 基本上所有交叉配對後六個人種都有出生率,但是ABO世界人口基本是 B A O,故出生率概論與此相同。其他出生變因包含:ABO父體的精蟲活動率、母體的懷孕機率、胎兒的存活機率等。進一步還有:文化與個性養成、性別歧視、性別暴力、配對潮流趨勢、戰爭與瘟疫等,此處不做深論。 基本上Alpha男性的最大出生機率來自: A男O男 18% (包含受孕機率計算) Alpha女性的最大出生機率來自: A女O女 18%(包含受孕機率計算) 此基礎設定的平均出生率與人口比例 五、分析者的垃圾話 我很無聊的為了寫文而想個這個公式和分析表,但是,誰在乎呢? 只要生的出來就好了,誰管生育率是多少呢? 或許寫手可以利用A男O男想要生一個可愛的O女娃娃但是機率太低當作題材….hummmm估計只有醫生說:「嗯,機率非常渺茫,只有6%。」的時候用的到。 實際上,管他的呢,醫生愛說有7%也可以,寫手作者根本不需要理會這個分析。 依照許多其他基因分析者利用類同血型AA、Aa、BB、Bb、OO、Oo那種配算方式只能產出屬性結果,沒有性別蓋率。 還有一位以 YY、XX、XY分析的大大也很聰明,我微微修正了一下他的配置法。可惜這樣的話兩者配對生不出來的限制很多。A男O男沒有O女寶寶、A女O女沒有O男寶寶也沒有A寶寶。(光是這個我就無法接受,A男O男生個O女寶寶多麼浪漫一家三口啊!(太太冷靜一下) 大家也可以利用他這個設定!淺顯易懂,但是我沒有做出生率概算,大略看來可能與基礎人口數設定B A O相違。 附上我做的分析表: 論:YY YY : 超強男Alpha只有A男A女時出生,性格強勢兩者的相愛產子機率最低。 以上分析數據、內容為自創私設,若有需要歡迎轉載。 禁止盜用、私自竄改。 (沒人要用的啦) Jueyi 2019.1.15
2019-01-15

【Theseus/newt ABO】As Fullmoon Rise -2

人生第一次写ABO可能顺便生个孩子玩玩魔法渣写手一个,有错误请鞭打开头简短,酝酿一下,可能纯发泄大纲:葛葛发现小雀斑转o,而且不小心….之后每个月圆夜小雀斑就到他房间来各种....实际上这是....(不重要的推理)------------------------------------------------------ >繁體文章港口鑰< ------------------------------------------------------ Theseus已在自己天鹅绒的床榻上静静躺着,深蓝色基调的卧室由孔雀蓝的壁纸和绒棉窗帘点缀,纤细的金色绣线如图腾如咒语穿梭在汪洋之中。枕头旁的夜灯正打着盹,而他点燃了老派的黄铜烛台。角落花梨木桌上的一盏火光摇曳,松子精油混着蜂蜡的焦味。过去这香气让魔法部每日工作压榨后能安心入眠,而今这气息成了另一种疯狂的催情剂。褐发青年凝视着窗外的夜幕,静等着那轮饱满的月圆爬上梣树枝头。但是他的内心翻腾着,手指尖下意识扭曲着膝上的被褥。然后,那股孰悉的甘甜气息混入松子精油之中,窜进他的神经,让他手臂、脊椎上的寒毛无不竖直。直到他感受体内的激素正在共鸣,羞耻地享受双腿之间那股热和苏醒。年轻的Scamander颤抖着闭上眼廉,他缓缓的深呼吸让自己干涩的唇瓣一阵酥麻。双手中的布料似乎要被膨胀的欲望给撕裂了。缓缓一道老木门的咕嘎声带领今夜乐曲进入下一章节。Theseus睁眼,框里是一片水润猩红。他转头,推门进来的是那16岁的纤瘦骨架子,身着芥末黄的丝绸睡袍,正因发情激素而随身子抖动,柔滑的质地无法遮掩胸上两点凸粒子,更无法阻挡那男孩腿中明显的垄起,布料下一抖一抖,甚至湿润了一个印子。那一头红棕长刘海遮盖一边的眼神,但是另一只清澈的蓝却是不比平时闪躲,没了理智,只剩作祟的费洛蒙,正直勾勾地用欲望的泪水向自己求助──或者求欢。那眉间神情似乎强忍着奇痒难耐的身理反应,脸庞上的小雀斑如黑夜里想要伸手触摸的遥远星光,似有若无地向自己招呼着。已经快要失去理智的Theseus深吸口气,但是房内浓郁的甘甜带着山栀子味,那是每年初夏他们在后山头度过时光──每年他最期待的小旅行。感受自己的alpha占有欲急速膨胀,从每寸肌肤到又硬又烫的器官上。Theseus穿过昏暗的卧室,看着那双和自己一个色调的湛蓝,感觉万劫不复。是的,不久前进入七年级暑假的弟弟分化成了,他亲爱的Artemis,他捧在手心里欢笑、抱在怀里的亲吻的小天使成了一个讯息素浓厚的omega。并且,当日他十分兽性的把自己的欲望挺入了可爱弟弟的身体里。tbc已经写了一些不堪入目的东西 【Theseus/newtABO】AsFullmoon Rise -2 人生第一次写ABO 可能顺便生个孩子玩玩 魔法渣写手一个,有错误请鞭打 开头简短,酝酿一下,可能纯发泄 大纲:葛葛发现小雀斑转o,而且不小心上......之后每个月圆夜小雀斑就到他房间来各种....实际上这是....(不重要的推理) ** 向来一丝不苟的棕色浏海有些散乱,但他丝毫不在意。动作迅速地收拾着办公桌面,没忘了把前日在魔法部侧门旁发现的稀有紫针草装进公文包里。 “OhyoungScamander, got a lovely date?” Theseus抬头,掩饰不住颤抖的笑容。 “Oh,it’s mybrother! He’scoming back home today. You know, summer vacation!” 隔壁桌的书记官在他今天的第23杯伯爵茶里加入很多的糖,并用魔杖搅动两圈半。和自己一个干杯,滚入那已绷开一颗钮扣的肚皮里。这位办公室邻居是个爱妻爱家的好老公,性格随和的beta,薪饷除了喜欢买点高档的红茶、糕点外,其余全数奉上给他优秀的alpha老婆。 “Hum,summervacation, what a remote word.” Theseus微笑,归心似箭。 亲爱的Artemis要从Hogwarts回来了。这将会是Newt最后一个暑假,待他的小弟毕业后就可以进入魔法部和他一起工作。他们可以一起挤通勤车、一起开会和争辩”what’s the rightthing to do” 也可以一起去享用转角那家参着特多菊芋酱的碎肉派。 “HeyMr.Scamander.” 抱紧公文包的Theseus不情愿扭头。又是那个人缘神通广大的Mrs. Tofty──以说媒为人生志向,尽管她隶属于魔法部体育运动司。那中年女子总是一身桃红色套装,还有帽子上的巨大桃色羽毛。 “Oh,Mr. Scamander, 看看您,多美好的青年──应该说是高大、英俊、成绩完美的优秀alpha──我有两羊匹卷的美丽佳人想认识这样优秀的你,当然从性感的omega到性格的alpha都应有尽有,我赌上我美丽的帽子,这里一定有您命中注定的对象── ” Theseus上前搂搂她,妇人喔的一声轻呼然后在那拥抱里把脸也染成桃红色。“Thank you Linda but no thanks. 我不需要女子的陪伴──” Linda Tofty两眼瞪得大大的,摀着嘴又轻呼了两声。她跳着退一步,羽毛也抖一下。 Theseus赶紧挥挥手,“Oh Linda,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现在很忙,现在不需要女子的陪伴。我──心放在魔法部上,真的。” “OhMr. Scamander, 你都24岁了,早该成家生个一Quidditch队伍的可爱娃娃──我这里真的一定有能为您分担── ” Theseus阻止她解开羊皮绳子,并给她一个贴面礼。 “Thankyouand good weekend, I got train to catch!” 他一个字都没放心上。年轻又英俊的Scamander奔出喧闹的城市,一心一意想回到被梣木围绕的家,给那个男孩一个拥抱。 身为一个最爱弟弟的兄长,Theseus非常自豪。他也知道虽然进入青春期的Newt不再像小时候一样黏人撒娇,但是长大的他们,更可以像最亲密的朋友一般互相扶持。 “Artemis!” 进家后就看到大皮箱散在客厅,里头依旧除了厚重的书和各种动物遗骸之外什么都没有。而母亲不在,可能是去老同学家送药草去了。 “NewtArtemisScamander! ” Theseus片刻不停歇的冲上二楼房间。Newt的房间是暗黄色,但是无论是墙面还是睡床,全部都被各种标本和药草玻璃罐占据,比从前更加像博物馆。房内没有那个橘色小雀斑的影子,只见散落一地的动植物图鉴和各种大小的小羊皮笔记。年轻的Theseus不顾西服和皮鞋是否会磨损,一个转身从窗台一跃而下,顺着加装的黄铜管下滑,耳边想起小时候他俩追逐的笑声。然后他降落在一个被绿色和紫色藤蔓覆盖的玻璃屋里。 NewtArtemis Scamander,那抹背影在实验台前导弄着试管和烧杯,才刚从学校回到家,却连巫师袍都不取下就开始他最爱的小实验。Theseus微笑的看着那背影。 “Hey,littlegenius, you got a new project alredy?” Newt惊吓的转过身来,似乎想把身后什么书给阖上。那一瞬间Theseus和面前这个男孩四目相交,他们的蓝眼睛一瞬间重迭,随即Newt马上地下头躲进他的长刘海之下。 好一阵子,空气中只有毛菇精的胞子粉尘在飞舞,和烧杯内不停冒泡的声响。 Theseus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眼前的小Scamander已经──不小了。上个耶诞夜里,壁炉旁,那个还坐在自己脚边,用发亮双眼读着图鉴画册的小男孩,几个月过去,已经是个英俊挺拔的少年。 Newt,他的弟弟,如今已同自己一般高。不爱打理外观的那头洪棕色头发更加的肆无忌惮长出自己一片天,但是Newt天生白皙的皮肤就需要这样和谐的衬托。他的小弟,站在那让Hogwarts的黑袍盖住抽高又纤瘦许多的骨架子。Theseus有些惆怅,感觉两人之间有些青春的尴尬,如小天使般单纯傻笑的宝贝弟弟可能已经不再回来了。 但是,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他走向那个未曾抬头的小Scamander,没注意到Newt盯着自己的皮鞋。Theseus不曾犹豫,张开双臂将小Scamander拥入怀中,紧紧抱住了他,意外发现自己的脸已经可以刚好放在男孩的颈窝边。感觉一股栀子花香。嗯,这一直是他们暑假的序幕曲。 “I …missyou…… ” Theseus一股舒畅的倾吐,感觉少年Newt摇晃了一下,然后在他拥抱中微微放下僵硬的身体,好似要举起他的手臂。 “Mylittlebrother, miss you in your little lab……” Theseus在Newt耳边笑出声。 “Andyour messy fluffy hair.” 两手抓紧Newt的肩头,有力的拉开距离。看到Newt放下原本似乎要拥抱自已的手臂,估计是受不了自己的肉麻,喔,这点黏人哥哥的自觉他是有的。 眼前的NewtArtemis Scamander,他的小弟视线快要与自己齐高,脸上的稚气逐渐消逝,但眉尖上的小忧郁丝毫不差,好似还在为了广大世界中的魔法生物们担忧。长期待在自己小实验室里不爱外出的皮肤白似透明,丝毫无法忍受阳光的小雀斑好像在举牌抗议。Newt的嘴唇却和自己不像,似乎话少了些许,嘴唇就养的又软又饱满一样。Scamander家的两兄弟,性格和长相似乎都是那么不同,唯独高挑的身材,和那双一般无二的蓝眼睛。 Theseus真高兴看到亲爱的弟弟回来了。 而且他怀念那股栀子花的香甜。 他微笑,不加思索的如同过去这16年一样,在Newt的蓬松额顶上烙下一个友爱的亲吻。 “Welcomehome,my little brother.” ** (选读: Newt’s side) “Hey,littlegenius, you got a new project alredy?” 被拉回现实的小Scamander倏地站起身,机灵反应阖上手中的读物,回头看到那个西服笔挺的青年Scamander,他又敬又爱──有些惧怕的哥哥,正站在自己满是奇花异果的绿屋中。并且有一只刚学会爬行的铁灰色宝宝玻璃兽(Niffler)从Theseus的脚尖前慢慢悠晃过去。 那一瞬间他们四目相对,绿屋的阳光洒在Theseus英俊的脸上,还有那个最温暖的微笑。Newt低下头,不敢去看,也没仔细打量Theseus那条很多黄圆点的领带。他数着烧杯里的泡泡声,直到那双枣红色的皮鞋朝自己走来。向来衣物一尘不染的Theseus哥哥居然让鞋头上沾着一层土灰,似乎是家门外那条快捷方式小路上的砂石。 接着,那个温暖的拥抱像是一汪泉水,Newt在Theseus的拥抱里微微踉跄,并且他发觉自己已经可以把脸放在Theseus的肩头。 那双强而有力的臂膀捆住自己,不知为何──Newt第一次在自己的哥哥身上闻到一股全新的气味──松脂的相让他一阵晕眩。被圈得紧紧的,Newt抬头仰望玻璃屋顶上的紫蝴蝶龙的藤蔓开花了,而且那些小蝴蝶小龙好像就在他胸腔里飞舞一样。 “I …missyou…… ” Newt胸腔里的蝴蝶龙停止了时间。他眨了眨清澈的蓝色眼睛,感觉异常平静,然后胸腔里的翅膀慢慢拍打。他提起手臂── “Mylittlebrother, miss you in your little lab……and your messy fluffy hair.” Theseus两手抓紧Newt的肩头,有力的拉开距离。Newt原本半举的双臂也顺势垂下。Theseus在眼前有些背光,看到几颗胞子落在那棕色发梢上。哥哥高大的轮廓似乎不再这么遥不可及,但那令他安心的微笑却有些模糊。Newt不知该作何反应,直到Theseus亲吻自己的蓬松浏海与前额。他眨眨眼,觉得体内有个东西在鼓噪。 “Welcomehome,my little brother.” Newt再第二个拥抱中微微点头。喔,是的,这是他的哥哥。 永远都是。 TBC 太久没写东西了,卡 繁体可以?还是要改简体? 说要纯肉,结果忍不住又生剧情故事出来(翻白眼) 预计三篇肉(有人要挑场地吗?) 然后生一下孩子......(definitelya lovely baby!!) 写小说废物,忍不住想要写newt的心境,但是应该要避免才有意思.... 会写一点点,大家请选读。
2019-01-14

[夏邱夏]同人本《潮間帶》閱讀心得

道歉道歉互不相欠。留下最美的白和無限未來。我終於把十七@這個姿勢好⑥⑨ 的《潮間帶》讀完了。留著心痛的甜美的感覺。自從only結束後好幾週我都沒有時間閱讀、還有一本Erica 跟mogy的《霸王菊花向日葵》還沒有讀!我甚至罪惡到夢到十七喔!我在夢裡真的對她說「我讀了一半!真的快讀完了!」😂今天我的終於讀完了、留著一片空白而美好的未來。《潮間帶》講的是夏邱兩人的未來、經過轟轟烈烈熱戀期後大家都會面對的思考期。劇情如溫暖的洋流帶著我進入兩人的世界,感受忽近忽遠的心痛。因為分手都各自帶著罪惡感和歉意、成熟後都無法如青少年時掏心掏肺表達情感。但是在這時空再次相遇相愛的他們肯定比年少時更加肯定對方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很棒的故事、很舒服的發展、很棒的結局!唯一讓我看到一半大笑意外的是原來這是個生理上的邱夏😂😂😂我真的笑出聲,是因為太喜歡太意外了,我第一次看邱夏😳😳😳狗狗搖啊搖好可愛啊🤣🤣🤣很喜歡這本書的排版,字體間隔很舒服。回憶的部分用淡色斜體表現,雖然有一點被印的不是很清楚,需要仔細看,但是就如同回憶褪色、在腦海中細聲呢喃的感覺。(我自己的本子也是原本全部設定灰色、但是在千業印刷時那個小姐建議我全部調回正黑色,大概是因為是少量印製是用輸出的關係設定灰色很容易模糊)很喜歡正篇完結時的一大片空白頁,留下很多呼吸的空間、很舒服。每位作者都有自己的巧思、希望將情感表現給讀者。很愛這些細心。 十七的用詞很美、譬喻形容都帶有些水中的溫柔又很貼切、內心世界的描寫並不算多、但是可以從行動中看到那些曖昧、內疚的小舉動!(我的內心描寫屬於廢話很多的)想問十七在蘭嶼的故事好細膩、是去蘭嶼玩了嗎?愛情長跑描寫情感深厚、感覺有個很棒的愛情觀✨如果未來有再版、推薦大家去收藏這份溫暖的愛情喔!接著我要去看Erica 跟mogy的《霸王菊花向日葵》✨ 然後我應該多去讀點小說或背一本辭典。用字膚淺啊我😳 玨裔 2018.8.9
2018-08-09

【夏邱】《越之內》誰是誰的冠軍的禮物(全文是R18)

誰是誰的冠軍的禮物(全文是R18) ✦對不起又是《越之內》本本裡的試閱~~ 這真的是最後一波印刷宣傳了!orz 因為最近三次元真的現實骨感,我這幾天一定把本子送印!照原計畫大陸寶寶、台灣第二波的本子8/13會寄出去喔!!有興趣購買的大大請8/7號匯款預購喔 詳細目錄、其他試閱請走連結: 台灣網友請上:填表單(按下去) 大陸網友請看:LOFTER 公告(按下去) ✦✦✦✦✦✦✦✦✦✦✦✦✦✦✦✦✦✦✦✦✦✦✦✦✦✦✦✦✦✦   萬里無雲的三月春天,猶如萬物皆獲得新生命一樣,大字形躺在校園草皮上的夏宇豪覺得自己也同樣走入了人生新階段。   從轉學、認識邱子軒、進入球隊──幾個瞬間預賽複賽不間斷的冬、一個夢想決賽的春就這樣過去了──然後註定會成功的他們奪得了HVL高中聯賽的優勝!他們正式打敗了雙胞胎!然後雙胞胎就被星探挖掘……進了演藝圈拍寫真集去了。   享受青草的香味,看著一片蔚藍晴空,他覺得自己存活於最美好的時刻、最幸福的人生階段--但是他知道自己才十七歲,未來的他還有好多好多未完成的夢想、還沒去過的地方、好多人生體驗──而這一切,他都希望與他最心愛的邱子軒一起達成。想著想著他都不好意思地笑出聲來,露著八顆潔白的牙,夏宇豪面對未來傻笑。   「笑得像白癡一樣。」   聽聲音和吐槽就知道是死黨王振文。王振文丟下厚厚的筆記本在夏宇豪的肚子上,差點沒砸的他胃出血。   「你比賽完拿了冠軍就沒事了、真好!我還有滿滿的比賽紀錄要寫──」   王振文也躺到他身邊,拔著頭頂邊的雜草。   「欸、我可是很拼命的好不好!這個冠軍多重要啊!」   「是是、你很努力我們的夏大爺、感謝您的付出、我們子軒學長有沒有好好獎勵冠軍禮物給你這隻努力的狗狗呀?」   春風吹過,一旁的夏宇豪了無聲息,王振文側臉一看發現死黨正發出花癡意淫的臉。   「欸、問你話呢?做春夢啊──什麼你們該不會?!」   王振文翻身坐起,果真看夏宇豪一個彎腰側身似乎在隱藏什麼。他驚嚇地說不出話來,推了推把發燙的臉埋在手心中的夏宇豪。   「你們做了?做了?!歐麥尬!夏宇豪你快說!誰在上面?是不是子軒學長在上面?」   夏宇豪跳起來,一臉不服氣。   「欸、當然是我在上面啦!」   「是嗎?感覺學長──很厲害……」   「喂!」夏宇豪推了王振文一把。   「不要亂幻想我家子軒喔!小心我跟振武說!」   「喂!不要跟振武亂說啦!他會以為我很變態──」王振文摀住自己的臉。   「你本來就很變態。」   「靠!」回踹一下身邊的死黨。   他們倆從國中開始就是無話不談的朋友,自從振文坦白自己喜歡振武後夏宇豪也一直在旁邊默默支持他。後來因為夏宇豪跟邱子軒真的交往,他也和王振武慢慢從兄弟變得更加像情侶,所以兩人之間多了一種『男人的話題』。   「欸欸、所以你在上面?」王振文興致勃勃。   「算、算是吧……」夏宇豪搔著頭。   「什麼啦!什麼是算是?」王振文搖著夏宇豪的肩膀,還左右確認有沒有其他同學在附近。   「就是……有點原因……」 **   預賽開始後邱子軒和夏宇豪約定好要專心練球和比賽直到冠軍到手,一切親密舉動都要禁止,簡單來說就是禁慾。見夏宇豪握著拳頭爽快答應,邱子軒也就推推眼鏡並沒有多說其實是中中老師私下約談身為球隊經理的他要特別交代所有有女朋友、男朋友的(他和王振武……還有陳家均和江勁揚)球員一定要專心練球、把慾望精力全部發洩在排球上。   於是他們會一起練球、互相給對方送補給餐和能量飲料、偶而累了靠在一起打盹。夏宇豪沒有說過他其實會在子軒睡著時偷偷親他臉頰,邱子軒也沒有承認過他其實一直都醒著。   在球場上,夏宇豪的每一刻的發球、每一次的扣球、每一個翻滾搶救都牽動著邱子軒的心,為他高興、為他擔憂──然後團結的志弘中學用最後一顆完美的扣球達成他們的夢想。   那一刻是所以有人心頭上的美麗回憶,他們擁抱在一團,愛哭的勁揚和感性的王振文幫所以有隊員宣洩喜悅的眼淚,其他肉食系的賀承恩、大可和陳家均則是鬼吼鬼叫不停。夏宇豪卻是很冷靜地走到邱子軒身邊擁抱他,感覺邱子軒把臉埋在他肩頭裡,擁抱他的身體微微顫抖。   『謝謝你、夏宇豪。』   『謝謝你、邱子軒。』   他們並沒有約定好得到冠軍後該怎麼辦,但是當日頒獎典禮、晚上何中中老師請客吃飯的整個過程他們都沒有靠在一起坐,所有歡笑打鬧他們都沒有看對方的眼睛。直到晚上大家要各自回家時,在紅綠燈口,夏宇豪牽起邱子軒的手。他看著他,對方的瞳仁在月光下閃爍,然後默默跟著夏宇豪回到他家。   一進門就是輕輕地擁吻,一個時隔幾個月的親吻讓他們捨不得放開對方。夏宇豪把邱子軒壓在門後,捧著他的臉。   「子軒……解禁了嗎?」   邱子軒瞇眼笑了,然後伸手壓住夏宇豪的後腦勺,側臉用雙唇封住心愛的男孩。   「嗯!」   夏宇豪對這個霸氣的主動心跳小鹿亂撞,隨即回應著那一波一波的慾望氣息。他們拉拉扯扯著進了房間,這個房間邱子軒當然相當熟悉,氣味也一直很讓他意亂情迷。邱子軒把夏宇豪逼坐在床上,然後站在床邊解了兩顆扣子,隨即一個動作俐落把上衣舉臂脫掉,展現身上美麗的肌肉線條,雖然子軒沒有和他們一重訓但是比例一直維持的很好。夏宇豪傻坐在那看邱子軒的主動,覺得口乾舌燥,然後看邱子軒壓上來親吻他,包含試探性的嚙咬,充滿魅力但也充滿羞澀。   「嗯、軒……你……」   夏宇豪仰頭讓他親吻,伸手觸摸邱子軒的背脊,感到一陣顫抖,嘴唇上微微被輕咬了一下。夏宇豪卻笑了。   「你好敏感……忍很久了?」   邱子軒紅著臉繼續親吻他,夏宇豪伸手取下他眼鏡。看到邱子軒有些迷茫、有些不知所措的眼神。   「你……你禁慾都把精力發洩在球場上……我又不能劇烈運動……我人生第一次覺得忍耐這麼痛苦……」   言下之意就是邱子軒其實禁慾期間都無處發洩,似乎積存了很多的慾望。夏宇豪嚥下口水,湊上前親吻那個有稜有角的下顎。   「那你怎麼辦?……自己弄嗎?」   被親到耳朵下敏感處邱子軒哆嗦一下,看見夏宇豪充滿疑惑和期待的眼神,他刷紅了臉點點頭。   「我……有想著你…..」   轟的一聲又炸了夏宇豪的幻想小天地,每次多和邱子軒親熱一些越了解曾經是肉食派運動員的邱子軒現在只是成了禁慾系學長,其實內在還是一樣很多慾望,只不過沒有遇到對的對象好好表現而已。邱子軒低頭親吻著他,充滿溫柔。   「我……我一直都很想抱你……但是又想弄痛你怎麼辦……」   夏宇豪愣了一下。   「抱……抱我……什麼意思?」   「咦?你懂啊……就、那個啊、」   夏宇豪又確認一遍。「抱我……是說……你進來嗎?」   邱子軒紅著臉點點頭。   「很想、得到你……這幾個月來看我們練球的女生越來越多了,都……叫著你的名字……雖然我知道你都不在意、但是我……我很想要得到你……讓你屬於我。」   看著那一邊說又好像要哭出來一樣的表情,夏宇豪溫柔的笑了。他看出來邱子軒是有多喜歡他了。幾個月來雖然兩人都專注於練習,但是當然相比每天操練到倒床就睡的肉體折磨,邱子軒似乎還更冷靜地看清楚了自己對夏宇豪的感情和佔有慾。他最喜歡的邱子軒,如此的喜歡他,是誰給誰當禮物都沒有關係。   「好,我是屬於你的。」 但是還是學長受。 以下R18內容只會在印刷本子裡公開了~另外未來我會寫一篇原定要放但時間不夠的文武R18初體驗 《我要的是你,不是一個弟弟。》 努力用哥哥的角度去描寫他的慾望越來越大,然後對變態振文撲上去。 這篇文章會網路用密碼方式/email索取方式給有買《越之內》實體書的親,密碼可能是書的第幾頁、第幾個字之類的XD 有什麼疑惑歡迎提出來。 玨裔 2018.8.3
2018-08-04
© Jueyi | Powered by LOFTER